《历史那些事》番外小课堂5:三国英雄志 何晏从直男到女装

何晏,可能是历史上最为出名的女装大佬了。他是曹操的养子兼女婿,他是引道入儒,是魏晋玄学中“崇无”派别的先驱,引领了一个时代的思潮。

他身前,是以“建功立业,扬名立万,出将入相,封侯拜爵”为理想的两汉“丈夫”;身后,是通过“敷粉女装,嗑药荒淫”来标榜自己的魏晋士人。

他是一个时代的分水岭。

观之何晏的一生与其著作,我们不难发现,他是一个极为矛盾的人。一方面,他在青年时期极为遵从名教,是名典型的“迂腐”儒生,而在最后,却为了一个儒家所不容的放浪形骸之人,。

How?

这就要从这个故事的开端说起了。

>>>点击进入《历史那些事》<<<

—建安五年 元月十五 巳时
—许都 外城 司空府

刺骨的北风,夹杂着惨白如人骨的飞雪在司空府里的门柱间狂奔嘶吼,地面上积攒的陈雪也在怒吼中被夹杂着抛洒向阴霾的天空,就像是十年前燃烧的雒阳城中漫天飞舞的雪白灰烬。

“也许天帝终于下决定要终结这纷争不止的世界了?”

司空曹操在府间踱步,身后紧紧跟随着几名身着铁甲,腰挂环首刀的精悍侍卫。若不是拜这寒风所赐,此时他是绝无空闲欣赏这自己亲手建筑的崭新府邸的。

从初八以来,他几乎未曾合眼。

三国那些事

>>>点击观摩汉末武器装备<<<

无数个念头在曹操心中翻涌,回过神来,他发现自己的目光正笔直地刺向内城,而一股热流正在攥紧的双手间向下滑落,拜这凛冽的寒风与贯彻心头的怒火所赐,他竟未发觉自己早已攥破双手。

“天子,他竟然要我。”

一周前车骑将军府中有位心怀忿懑的仆人向司空府密报,天子的心腹车骑将军董承等人正在密谋要将他曹孟德除之而后快。幸亏有了大将军何进,董贼等人的前车之鉴,精神时刻紧绷的曹操迅速增调亲兵围剿了逆党,此时诸逆党与他们的族人们正一起被挂在城门上庆元宵呢。

“天气寒冷,逆党们在城头应该可以多挂几旬曹操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,但片刻之间又被阴霾所覆盖。

还不到时候,还有一人没解决,他曾有无数机会解决最终却无法下手的人,他的兄弟

而这一次,他又能下得了手吗?

博物馆之夜:铜雀台

>>>进入了解曹操如何报复汉献帝<<<

一名在庭院间奔跑的孩童将曹操的思绪从遥远的过去拉了回来。

看着眼前雀跃的垂髫小童,曹操心中不免涌出一丝暖意,他要摇了摇头,暂时将纷乱的思绪抛到脑后。

“晏儿,天冷,你这是在作甚。”

这名小孩正是何晏大将军何进之孙。自前几年曹操将他母亲纳入府中做妾,便一直与曹氏诸孩生活在司空府中,想来虚岁应该已经七岁了。而曹操,一直将他视如己出,不单单是因为何晏自幼聪慧过人,更因为在他的身上,曹操看到自己的青春。

像做错了事的犯人一般,垂头伫立在曹操身前的何晏突然抬起了头,眼中迸发出期待的光彩。

“司空,母亲跟小儿说曾经的元宵节,雒阳城中会点上万千灯火,大街上摩肩接踵都是欢庆的人群,各国胡人在市里售卖食货。夜里从高台观之,整个雒阳城就如星汉一般灿烂,可好玩了。所以我想偷偷溜出去玩。”

此言又将曹操拉入了回忆之中。

那是天下纷争仍未滥觞,雒阳还未化为灰烬,大汉仍威震四海,灵帝还执掌天下,张角仍停留在山野民间喃喃低语的荒唐年代。

那时,袁绍与刘备等人还是他的狐朋狗友,他们一起酒醉雒阳街头,肆意指点江山,以卫霍为榜样,满口胡言乱语地争辩着如何报效天子,封侯万里。

那时,他流连于市井,在暖冬的微醺中沉迷着一个个火树银花的元宵佳节。

那时,百姓还能充满希望地憧憬未来生活,沐浴着大汉的繁华与威严。

河西走廊

>>>与霍去病一起征战漠北<<<

而这如梦似幻的一切,他那声色犬马的青春,从大将军被暗杀后就如坠落悬崖的马车,倏忽间崩坏消逝了。曾经的兄弟,朋友,乃至他曾发誓不惜付出生命来报效的大汉,如今都只想要他的命。

何进之孙,现在就站在他的眼前,无声地宣告着那个黄金年代的逝去。

“晏儿,今年是不会有元宵灯会了。”

何晏落寞地低下了头,司空说没有,那就是没有。被冻红的双手垂在腹前轻轻地来回搓动。也许何晏知道,颁布禁令的,正是面前这个心不在焉的司空。


“对了,晏儿,吾问你一个问题。你知道这元宵节的源起吗?”

不忍看何晏的落寞,曹操决定先转移话题,顺便考考这个聪明的孩子。

“回司空,惠帝驾崩后,诸吕叛乱,大汉分崩离析。齐王刘襄挺身而出,平定诸吕。此后文帝即位,天下承平,普天同庆。为纪念戡乱诸吕,故设立元宵节。”

曹操愣了一下,随后狂笑不止,本以为何晏会随口说些流传于后宫妇人们的鬼神传说,没想到这小子提到的,居然是这段历史。

“哈哈哈,天下太平,文景之治。你可知道平定天下,使四海归汉的齐哀王刘襄的下场?你觉得他可是英雄?”

“回司空,大丈夫当报效明君,治国平天下也。”

从秦始皇到汉武帝

>>>点击回到文景盛世<<<

曹操不由得笑了起来。这小子从没让自己失望过,这又是何等的讽刺

明君?

这天下哪有什么明君。目之所及,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。纷争天下的士人,个个色厉胆薄,好谋无断。干大事而惜身,见小利而忘命。天下受苦太久了。何来大丈夫也?宁愿我负天下人,不愿天下人负我。

嘹亮的军号声刺破了喧嚣的风声,战鼓震震激荡着府邸,敲落着块块累积于屋檐上的雪花。

军队已经准备好了,随时可以跟随他们的将军,出征平定四方。

“晏儿,你来府里都已数年了,对吾是不是该改称呼了?”

北方的袁绍已与他结怨多年,此番出征,对手分外强横,胜败尚未可知。曹操希望给眼前这个讨喜的小儿一个名分,万一事与愿违,也许能阻止丕儿他们继续欺负何晏。

何晏听罢,瞪大了双眼,随后立即伸出腿在雪地中划出一个圆圈。

“司空,这是何氏的房子。”

曹操再一次发出爽朗的笑声。

这小儿从未历经那个荒唐的年代,但却坚持拥抱着大汉的幻梦,大将军何进的幻梦,每个属于大汉臣子的幻梦。站立在他眼前的,仿佛已不是一个垂髫小儿,而是曾经一个伟大帝国的余晖,终将结束的黄金时代最后的挣扎

帝都泱泱

>>>点击开始洛阳一日游<<<

而在这阴霾的严冬里,曹操无比想念曾经温暖的日光。

“好,好,待我回来,定将女儿许配给你。”

说罢,便吩咐身后的侍卫将何晏带出司空府,在城内另立新宅。

 

—军营

“司空,部队已经准备好开拨了,此次北击袁绍定会大捷。”

“不,我们向。”

曹操的嘴角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,小人不足为虑,这世上最可怕的,永远是疯子。仍旧做着旧时代英雄大梦的那个人,他年少荒唐时的兄弟,也许才是他此生最大的威胁。

>>>预知后事如何,请移步《历史那些事》<<<


后记:

建安五年,也就是公元200,是奇迹般的一年:

这一年,汉朝末代皇帝汉献帝由于“衣带诏”事件永远地退出了权力舞台;

这一年,参与“衣带诏”密谋的,除刘备外,悉数被曹操灭族;

这一年,曹操在北击袁绍之前先东征刘备,刘备大败,退出徐州,投奔刘表;

这一年,被曹操所俘的关羽“千里走单骑”,离曹归刘;

这一年,袁绍发布“讨伐曹操檄文”,号召天下豪杰讨伐曹操;

这一年,孙策在讨伐曹操途中遭到刺杀,孙权继位;

这一年,曹操在“官渡之战”中击败袁绍,统一北方;

这一年,天下三分端倪初现,汉末的英雄们被命运的齿轮推动着不断前进,各就其位,徒劳地修葺着定将轰然倾塌的高楼;

这一年,一个历经辉煌的时代落幕,帝国又一次分崩离析,沉入绵延百年的腥风血雨,等待着它下一次的伟大复苏。

河西走廊

>>>点击预知大唐盛世<<<

而这一年的何晏又经历了什么呢?

有史论称,何晏出生于公元195,那么这一年虚岁正好7岁。而《世说新语》记载:"何晏七岁,明慧若神,魏武奇爱之,以晏在宫内,因欲以为子。晏乃画地令方,自处其中。人问其故,答曰:‘何氏之庐也。’魏武知之,即遣还外。"这也是“画地为庐”典故的由来。

何晏身负着汉朝最后的坚持,历经了这个属于英雄与枭雄的时代,也曾拼尽全力尝试过改变这个时代。

可就像这个时代的所有人一样,他什么也无法改变,能改变的,唯有自己。那么就不难推断出,晏为何会沉迷于寒食散、酒精、虚无主义、女装与美色。

他在凭一己之力,反叛整个沉沦的时代。


-- --
  • 投诉或建议
评论